2017'10 / 09≪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映畫主役 =口=

「海猿」羽住監督が雪山撮る!来年冬公開「銀色のシーズン」

 夏の海の次は冬の雪山へ-。興収71億円で今年の実写邦画NO.1に輝いた「LIMIT OF LOVE 海猿」の羽住英一郎監督=写真=が、今度は競技スキー(=モーグル)をテーマにした映画「銀色のシーズン」(来年冬公開)を手掛けることが8日、分かった。

 かつてはモーグルの日本代表だったが、競技中にけがをして挫折した青年が、雪山で出会った女性や仲間たちの友情を通じて再生していく物語で、メーンキャストには瑛太(23)、田中麗奈(26)、玉山鉄二(26)と若手実力派を抜てき。

 羽住監督によると、東京出身の瑛太は今までスキーをやったことがなかったが、「自分で滑れるようになりたい」と今年1月からインストラクターのもとで練習を重ね、みるみる上達。スキーは得意という玉山も改めて練習に励んだ。来年1月から入る白馬スキー場(長野県白馬村)での撮影は、なんといっても天候勝負のため、役者、スタッフは3、4カ月の“合宿状態”で過ごすことになるというが、態勢は万全だ。

 セットは白馬村の全面協力のもと、10トントラックで7000台分という膨大な雪を使い、撮影用のモーグルコースや雪のチャペルを作る予定。

 スキー映画といえば思い浮かぶのが、一大スキーブームを作った馬場康夫監督の「私をスキーに連れてって」(昭和62年公開)だが、羽住監督は「スキー映画というよりも青春群像劇にしたい。『海猿』のプレッシャー? 全く違う作品と考えているので、ないです」と話している。

from: Sanspo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很久沒update瑛太先生的相關 …
明天是24歲生日^^



雖然沒有常常說他的東西 但確實一直在關注 …
劇集 電影 雜誌 采訪 and so on
甚至每周的「のだめカンタービレ」我也都在截圖和默默HC

吶~ 在我心中 他的確算個存在叭 (笑)
低調地地 得意地 忠於自我地 生活在我眼裏的一個存在 (好奇怪的話咳)

我不懂要說什麽算是慶生 … 幹脆不說

~ 二十四歲請繼續加油 ~

人家真的很想看你主役了啦!!! ○(* ̄︶ ̄*)○









2006.12.13 / [瑛太の] look! /
交響情人夢專訪 第三回 峰龍太郎 (瑛太)

Q 有讀過原作嗎?
A 兩三年前,剛好跟上野樹裏合作過電影。片名叫「夏日時光機」。拍攝現場剛好很流行這部漫畫。大家都討論說:「野田廢這角色很適合樹裏呢!」。所以只要說到野田廢就會想到樹裏,這個印象深深的印在我的腦海裏。但是,當時當然沒想過自己後來會拍這部連續劇。

Q 這次被邀請演出峰龍太郎這角色時,有什麼想法?
A 我好像只有一點印象而已。(笑)

Q 我很喜歡這角色,所以聽說你要演出時,真的很開心喔!
A 咦?真的嗎?我也很高興!我在讀劇本時,重新體會到這角色真的是個大好人。覺得很有演出的價值。實際上拍攝之後,真的很快樂呢!(笑)

Q 故事的主軸是音樂,包括小提琴的練習等等,是不是有很多辛苦的地方?
A 剛開始,連自己都很意外。沒想過會很快就上手。老師也說:「你記的很快喔!」我心想:「我,說不定沒問題呢!」(笑)一個人拉的時候倒還好,只要表現出搖滾的風格,大致上就沒什麼問題。但是樂團的鏡頭必須要配合大家,按照峰的個性要如何表現才好。這是我目前最大的煩惱。隨著鏡頭不同,表現的方式也不同。譬如這場戲配合大家來演奏就行了;也有必須要表現很沮喪的樣子、或者很得意洋洋之類的。像這樣隨著情節不同而要調整的部分也很多。

Q 小提琴如果拍近距離的鏡頭時,就沒有辦法打混呢!
A 請不要給我壓力!(笑) 但是關於小提琴,並不是一定要學會怎麼演奏,我比較注意的是表現出峰獨特的氣氛。

Q 你有學過古典音樂嗎?
A 沒什麼經驗呢。但是我在小學時曾經自願擔任合唱團的指揮。今天是我第一次跟大家說。(笑)老師雖然跟我說指揮很困難喔!但是我好像還是信心滿滿的說:「我要指揮!」再來就是在管樂隊吹小喇叭吧!

Q 攝影時很多跟音樂有關的鏡頭,很辛苦呢!
A 很辛苦喔!覺得有點厭煩了。(笑)因爲突破了一個關卡之後,又有新的關卡出現。演奏的鏡頭,每一集都會出現呢。每個鏡頭都拍了幾十次幾百次。整天都待在同個地方拍攝,一個禮拜大概會有一次這種情形吧!但是如果不講究的話就拍不出好作品。我最近才慢慢體會出其中的樂趣說。

Q 拍攝時,幽默的元素也是很重要吧!
A 每部作品都很辛苦。爲了要讓大家開心,自己調整自己的情緒,這中間絕對不能對自己說謊。我也要很陶醉的演出,才能把歡樂傳達給大家。每個人都會說,這次的拍攝氣氛很好呢!之前剛好拍到大家去櫻家參觀時,嚇了一大跳。雖然只是一場短短的戲,大家還是保持很好的氣氛。拍攝空檔時,大家一起玩;例如取笑玉木之類的啦。這麼一來,現場的氣氛就會變得很好。

Q 這次的卡司很棒呢!
A 我也有這種感覺。大家都很認真、很善良。聚集了一群好朋友在一起的感覺!

Q 剛才你有說過野田廢一定要樹裏演才行,這次實際拍攝時,對她有什麼印象?
A 平常就是這種調調,好像沒什麼改變。(笑) 樹裏也有很強烈的意識,必須要保持野田廢的樣子。我相信她應該也有部分的猶豫,可是從我的觀點看來,保持她自己就行了。(笑)只要能夠演出像她自己的話,其實就是野田廢了。

Q 漫畫改編成連續劇時,必須要將漫畫的角色立體化,你覺得詮釋上有什麼困難?
A 很講究細微的詮釋,首先來現場前好像要先把腦筋拔掉三根左右。(笑) 把自己變成一個笨蛋,我覺得要演出遲鈍的感覺。如果無法調整自己的心態的話,就沒辦法演好這個角色。因爲峰重視感覺甚於思考,所以必須放棄很多東西。首先必須克服害羞吧!

Q 讓自己變得遲鈍很困難呢!裝聰明反而比較容易。
A 例如,看著大家活動,可以靠著天生的敏感來察覺。但是,變成遲鈍的話,就必須要加入大家一起胡鬧。因爲這部分的個性,平常是隱性的。爲了把它解放出來,要有相當大的覺悟。所以剛開始真的很困擾,但是現在覺得很快樂。感覺可以一直沖到最終回。(笑)

Q 跟玉木宏合演的感想
A 因爲峰常常搞怪,所以我覺得對他不好意思。(笑) 但是真正的玉木,其實跟千秋很像。我跟他一起拍過水男孩。玉木很意外的是很活潑的人。但是現在我必須要跟他做互動。例如有一場戲要摸千秋,我要令他很煩的摸他。(笑)我如果說了劇本上沒有的臺詞,他會立刻用很強的氣勢反擊回。我想他的吐嘲功力一定很強。這種互動關係,表現的很好。

Q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雖然說起來很簡單。但是實踐上很困難吧!
A 對呀!峰如果有話想說的話,就會想站上指揮台。現在雖然表現的很自然,但是我希望可以更進化。最重要的是表現出只有我們才演的出來的交響情人夢。我演出只有我才演的出來的峰。希望大家可以溫暖的守護著我們。


譯文來源:ptt Japandrama

2006.11.18 / [瑛太の] look! /
交響情人夢專訪 第一回 野田廢 (上野樹裏)

Q 決定演出野田ㄈㄟˋ角色之前有看過原作的漫畫嗎?
A 在決定之前我沒有看過這部漫畫。但是我在參加搖擺女孩的徵選會時,原本被指定擔任鋼琴的部分。當時我剛好看到交響情人夢的漫畫封面寫著鋼琴與古典樂喜劇,我覺得可以當作演出的參考。平常本來沒有看漫畫的習慣,卻買了第一集跟第二集。但是實際上搖擺女孩中,我擔任的是薩克斯風的部分,結果漫畫就放在家裏生灰塵。這次接到這個角色的時候才突然想到我有買這部漫畫。(笑)我讀了之後覺得很有趣,馬上就把其他的集數全都買齊了,另外還買了二宮知子老師的所有作品。然後我就用很快的速度將全部的漫畫都看完。(笑)

Q 最吸引你的部分是?
A 雖然是少女漫畫,可是劇情並沒有偏向情情愛愛,非常搞笑。所以能夠演出野田ㄈㄟˋ這個角色時真的很高興!感覺可以很自由的發揮。

Q 最困難的部分是?
A 與日常生活的節奏相比,我覺得必須要演出屬於漫畫的世界觀。在漫畫
中表現出來的情節,搬上三次元的世界之後,除了吸取漫畫的精華之外還能加上演員獨特的趣味。

Q 發出怪聲音跟做出奇怪表情的鏡頭很多呢
A 經過實際演出之後,讓我深深體會有時候你的想法真的跟演出時的表現截然不同。(笑)剛開始,跟玉木宏兩人一起讀劇本的時候,當時還沒有辦法完全的掌握演出時的感覺。不過玉木宏的吐嘲功力真的不是普通的驚人。(笑)因爲詮釋必須要兩人節奏一致才能成功,所以我也必須要不斷的強自己耍笨的實力。爆發力真的很必要呢!

Q 跟野田ㄈㄟˋ有什麼共通的部分,或者相似的地方嗎?
A 嗯,到底是什麼呢?我也不知道哪里像她?(笑)

Q 很自由奔放?
A 或許是這樣也說不定。(笑)在古典音樂的世界裏,最基本的要求就是按照樂譜來演奏,但是野田廢卻在似懂非懂的情況下演奏鋼琴。這部分跟我蠻類似的。我也不太喜歡讀樂譜,常常都是看老師的指法來彈琴。另外,使用奇怪的日文也跟我很像!常常刻意使用標準語。(笑)明明自己就是關西人卻常常使用東京腔,像是「您要不要用茶呀?」不然就是把關西腔跟東京腔混在一起變成四不像。(笑)另外第一集當中,她曾經說過:「學長,你昨天把皮帶放在我家裏了喔!」我心想:「咦?跟我好像喔!」

Q 因爲野田廢是福岡人的關係吧
A 在漫畫當中,野田廢生氣的時候就會說出方言呢。我也很期待在連續劇當中會不會出現類似的情節。(笑)之前,拍攝峰模仿千秋而激怒野田廢的戲份時,那時真的還很有趣。跟瑛太一起演出過「夏日時光機」這部電影。所以可以毫不客氣的大膽演出。野田廢跟峰的個性很像,所以我想跟他一起拼演技。跟真澄也常常一起演出爭奪千秋的戲碼,這部分也很好玩。另外,也常常出現慢動作的搞笑動作。拍攝時真的是快笑到發瘋了。像是野田廢畫了很奇怪的妝,背後真澄搞笑的慢動作演出。(笑) 還有包包的東西全部都掉出來的特效之類,常常拍攝利用藍幕的特殊鏡頭。

Q 像這種漫畫的呈現方式,在讀劇本時就已經有預感了嗎?
A 讀劇本時,完全沒有想過會用慢動作來拍攝。但是實際拍攝時,真的覺得這樣拍很搞笑。(笑)

Q 在慢動作拍攝時,嘴裏喊著「gyabo-!」時的樣子,你覺得怎樣?
A 好髒呀!(笑)

Q 玉木宏說過「如果野田廢不髒的話還可以接受」
A 對呀對呀!總之真的很髒呢!房間像垃圾堆,也不愛洗澡。(笑)如果連這部分都能詮釋出來的話,應該會很完美吧。(笑)

Q 野田廢對千秋的感情,是一見鍾情嗎?
A 應該是看到他演奏時的樣子而一見鍾情吧!因爲自己彈的亂七八糟的,所以看到他彈的這麼完美而感動吧!在四手連彈時,雖然一直被罵,可是最後還是放手讓野田廢自由演奏。千秋配合野田廢的節奏來彈琴。當時我覺得「跟他很和得來」!應該是因爲透過演奏來達成溝通吧!之後便一直粘著他不放。(笑)這出戲不是「美女與野獸」而是「帥哥與家畜」呢!(笑)


Q 你演出時的動作,給人一種小動物的感覺呢。
A 因爲一直動個不停吧!也常常擦傷。因爲是冬天的關係,一定要好好做暖身運動才行。不然很有可能會骨折之類的。(笑)


Q 但是彈琴時的樣子,真的就是野田廢呢。
A 果然還是要彈看看才知道。實際彈完之後,老師再指導我應該要怎麼表現才會更像野田廢。後來,彈奏時就越來越上手了。

Q 在練琴時,是否也要練習野田廢的彈法?
A 對呀!一定要表現出很快樂的表情。另外還有屬於野田廢個人特色的彈法。因爲並不是光靠想像就可以成功,我必須不斷的嘗試。一開始遇到不會詮釋的部分,就靠鏡頭來掩飾。經過不斷練習,我終於可以表現出很快樂的感覺。雖然無法百分之百像她一樣,但是我覺得那分心意很重。


Q 現在平均一天練琴多久?
A 因爲家裏就有鋼琴,只要想到就會練習。在拍攝之前,先到老師那邊請教。之後在回家復習。只要熟悉的話,就算沒有鋼琴也能練習。現在則是利用拍攝的空檔請老師來教我。另外也一直聽曲子。玉木宏也說他最近一直聽古典樂。


Q 每天都沈浸在古典樂中嗎?
A 其實也不是這樣啦!(笑)因爲本身就很喜歡音樂,常常聽各種不同類型的音樂。

Q 之前有聽古典樂的習慣嗎?
A 古典樂並沒有經常接觸。但是因爲岩井俊二導演的作品當中常常使用古典樂,所以我知道一些曲子。古典樂雖然有時很難理解,可是也有一些曲目只要知道標題,就能感受到作曲者想要傳達的東西。從早到晚都放著古典樂,所以拍攝現場給人很清爽的感覺。(笑)

Q 最喜歡的曲子是?
A 我很喜歡片尾曲,但是我其實跟喜歡片尾曲沒有收入的部分。(笑)

Q 應該有很多人與古典樂絕緣,你想告訴他們什麼訊息?
A 漫畫也是如此,相信許多觀衆一定會改變對古典樂的印象。原來是這麼充滿變化。在電視上看到的古典樂演奏會,大家穿著相同的服裝。但是大家有機會看到劇中的野田廢交響樂隊,裏面的成員大家髮型、服裝等等都有自我風格。真的就像在路上看到的人們一樣。演奏方法也都有個人特色。但是卻又不失和諧。非常的自由、很帥氣、很有品味。希望可以將古典樂的美好傳達給大家知道。


交響情人夢專訪 第一回 千秋真一 (玉木宏)

Q 每個角色都很有特色呢
A 對呀!由漫畫改編而成的日劇,並不算新鮮。但是,像這出戲這麼忠於原著的卻很少見。包括劇情,我想,這出戲應該是這類型日劇的第一名吧!就算是原作的漫畫迷,大概也會有相當程度的認同感吧!如果隨便改編的話,相信大家會很傷心吧!

Q 千秋將成爲統合大家的中心人物
A 我想,這出戲應該只有千秋比較接近正常人吧!(笑)周遭都是很有特色的角色。如果不冷靜的看待的話,就會變得非常雜亂。這點是要特別注意的。


Q 這次包括指揮、鋼琴與小提琴等等,有許多需要練習的部分。你覺得最大的問題點是?
A 不過,我每次拍的戲都有很多問題。(笑)按照這個觀點來看的話,我其實很習慣了。但是,接觸許多事情之後,這次的拍攝真的非常辛苦。如果演的是登山者的話,只要常爬山就行了。這次不只要彈鋼琴,還要接觸指揮跟小提琴。我常常想:「如果只負責一種樂器就好了。」(笑)

Q 樂譜的翻法,經過非常嚴格的指導呢
A 爲了要講究真實感,所以真的很辛苦!

Q 指揮、鋼琴與小提琴,哪一項最辛苦?
A 全都很辛苦。因爲我都沒有接觸的經驗,對我來說是很困難的考驗。並不是有了鋼琴的基礎,再來學小提琴。所以揣摩上很困難。

Q 攝影空檔也必須一直練習呢
A 每天都會加一些新課題,非常的辛苦。


Q 你本身也有從事音樂活動,但是完全不同吧!
A 完全不同!雖然瞭解了古典樂的優點,但是每首曲子並不是按照固定的節奏進行。如果無法掌握樂曲的話,什麼都不用談了。

Q 有什麼新發現?
A 我是第一次這麼專心的聽古典樂。一開始本來以爲很死板,聽一聽可能就會睡著。但是實際上聽了很多曲子之後,瞭解了古典樂的魄力,可以讓心情有很大的轉變。因此我不會以古典流行來作爲區分。而是把音樂區分爲喜歡或不喜歡。我想這算是很大的進步吧!關於喜歡的音樂,好像比之前的視野更開闊了。


Q 你喜歡哪首曲子?
A 我喜歡貝多芬第八號鋼琴奏鳴曲《悲愴》。不過我不會彈就是了。


Q 喜劇角色你接觸了不少。但是這次飾演搞笑的天才,算是新境地呢。
A 對呀!我之前很少演出搞笑作品。這次飾演的千秋,平常雖然很冷酷,但是只要有什麼問題發生,就會突然發飆。必須沖的時候,就要全力以赴。必須壓抑的部分,一定要好好詮釋才行。


Q 演出野田廢的上野樹裏說:「想要自由的演出」,你有什麼看法呢?
A 很開心呀!演出時的反應,能夠真實的呈現。果然還是會混在一起呢。(笑)常常情緒HIGH到不行。但是卻要刻意維持冷酷的形象。


Q 千秋會逐漸理解野田廢跟峰他們的想法吧
A 千秋知道自己的能力,因爲他是完美主義者。所以認爲將樂譜忠實呈現是很基本的事情。 雖然有Viera這個師父,但是卻沒辦法到國外去。結果自己一個人自學。接觸野田廢他們,也只有這種方式。因此沒有用真心彈琴的人,其實就是他自己。當然他也瞭解自己有不足的部分。自己受到跟自己完全不同類型的人的吸引。這方面很有趣。雖然他很堅強,但是我想他也有他的弱點。所以一面堅持著完美主義,另一面卻因爲跟野田廢、米奇接觸,有了自己也沒想過的反應。我想表現出這中間的差異。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